二〇一九中国荧屏赢得口碑与收视双丰收

二〇一九中国荧屏赢得口碑与收视双丰收(光影视界)

现实生活永远是丰富、驳杂、深广的,时代总会以特定的旋律汇聚成主潮,创作者如何真正表现出新时代的典型性,尤其考验社会担当和艺术功力。

电视剧因为有广泛的受众和深厚的文化含量,而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小说和诗歌。时代在变,生活在变,人们的情感也在变,时代永远是艺术创作无穷无尽的源头。我们相信,只要秉承“戏比天大”的精神,中国荧屏总能有希望和惊喜。

近两年,现实题材剧成为荧屏热点和亮点。2020年,现实题材剧依然被业内外看好。但现实题材是一块“硬骨头”,距离当下最近,尤其考验创作者的艺术功力,写好拍好都不容易。田汉、洪深谈到写戏诀窍时说:“写戏等于挖个陷坑,然后看人物怎么往上爬,爬上来是喜剧,爬不上来是悲剧。”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实题材的创作也十分恰当。

李宇春跨界表演看点十足

深入生活始终是出好剧的基础。如何抓住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点,真正体现时代脉搏的跳动,是亟待创作者破解的难题。

今年《巅峰对决》更加重视剧本改编,邀请到诸多资深影视编剧,严格把控戏剧逻辑,同时在题材的选择上也更关注当下的社会话题。

《中国姑娘》《继父》等关注社会话题

成熟演员跳出舒适区堪称示范

献礼剧之外,一些现实题材剧成为关注热度高、引发话题多的现象级剧。《都挺好》聚焦“原生家庭”,探讨的现实话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教育题材剧《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抓住当下普遍存在的教育焦虑,真实展现了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通过重重生活矛盾的和解,击中当代中国家庭的难点和痛点,也成为年度热播剧。

“IP剧整体占比率降低,流量明星号召力下降,主旋律表现突出,剧集品质提升”。在前不久举办的2019年中国电视艺术创新峰会暨第七届中国电视产业推介会上,北京酷云互动合伙人兼副总裁吕海媛分析称。

梳理过去一年,优秀电视剧作品能列出一张长长的片单。这当中,主旋律作品占据相当大的篇幅。下半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举办的“我爱你中国——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中,86部献礼剧的表现可圈可点。

“昂扬向上的主题和故事、对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价值有性格的人物,以及精彩的情节,是一部优秀主旋律作品不可或缺的元素”。《外交风云》总制片人高军表示,主旋律作品必须在巩固原有观众基础上,触达年轻受众。“在思想上情感上主动靠近年轻人,以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表达、塑造人物,引发年轻观众的共情共鸣共振”。

前些年,市场过热催生浮躁,追求爆款的急功近利造成题材扎堆、粗制滥造的现象。会议上,与会者形成这样的共识:“爆款可遇不可求,制造爆款并没有固定公式,好故事才是最核心的内容”。《长安十二时辰》制片人梁超表示,现在的观众越来越睿智,也越来越挑剔,这要求从业者创作出更多优秀的内容。“回归创作初心,坚守自己的岗位,尽到自己的职责,优质作品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还有一些热播剧,同样着力创新创造。《都挺好》视角创新,在中国荧屏上第一次呈现了这样的“家”,也第一次塑造了“苏大强”这样的父亲形象,投射了经济转型期的中国式家庭关系。《破冰行动》拓宽刑侦剧的艺术边界,正邪力量的较量扣人心弦,群像戏尤其精彩,剧中宗族关系和反腐元素的呈现,呼应了人们对正义的永恒追求。岁末的《庆余年》也因为主题、风格、剧情和人物形象特别,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此之前,观众或很难想象曾获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飞天奖的诸多老戏骨,能在同一舞台,以比拼演技的方式,接受大众审视和淘汰。而这,在《巅峰对决》中成功实现。例如本季节目中,李冰冰挑战了《阁楼》中衣衫褴褛的丧子母亲;《双食记》中温柔善良外表下,燃烧被背叛的怒火的“复仇的妻子”等,#李冰冰 眼神#、#李冰冰 哭戏#等关键词多次上热搜,其“整容般”的演技也让观众重新定义了演员李冰冰。

展望未来,提高原创力依然是电视剧创作克难攻坚的命题。如何与时代背景和观众审美紧密结合,如何避免平庸制作,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精神生活的向往,推出更多好看耐看又有益于世道人心的精品力作?2020年,中国电视人将写下新的答案。

谈及为何要做“巅峰对决”,吴彤坦言,2019年国内推出了多档针对年轻演员的表演类综艺;而作为该类型的领先者,他们更想推陈出新,做一档演技示范类节目,让观众看到已经功成名就的演员,如何在舞台上面对剧本、面对比赛、面对表演。同时,“巅峰”间的相互讨教,也让演员有机会突破舒适区,给大众看到其表演上的更多可能性。“例如冰冰姐很少演坏人,在节目里就挑战了《双食记》;而《图雅的婚事》也是她第一次演蒙古族妇女,这些都是大家没有看见过的李冰冰的角色类型。观众能够看到这些演员的新面貌。”

“播出平台不仅会为优质内容买单,还会提供额外奖励机制,鼓励认真创作。市场不会让任何一部好作品被埋没。”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说。

上周六,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上演巅峰总决赛,最终李冰冰凭借《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片段中被家暴的梅湘南一角,成为本季节目总冠军。从《演员的诞生》到《我就是演员》,该节目以发掘优秀演员为初心,成功为好演技正名,同时开启了演员的“价值回归”;而这一季赛季升级为“巅峰对决”,邀请到近20位圈中公认的国家级“戏骨”和实力惊艳的跨界演员,为观众呈现了一幕幕势均力敌、精彩纷呈的鉴赏性作品。从传播角度来看,今年《巅峰对决》无论是收视率还是口碑,均再创新高:本季节目平均收视1.188%,CSM59城市组同时段第一。累计微博热搜96个,全网热搜177个,引爆四季度综艺节目热度之首,主话题阅读量达21.6亿,衍生话题总阅读量128.7亿。除此之外,本季节目《继父》《中国姑娘》等选段还多次获得媒体赞誉,引发外界对女排精神、阿尔茨海默症、自闭症等社会话题的持续关注。

“表演是全民性的,很多演技好的演员,未必是科班出身。而我们请的演员也应该是百花齐放的,能让大家出乎意料,也能让观众看到这些跨界艺人的不同面。”吴彤解释道。

回眸2019年,中国电视剧聚焦时代变迁,透视生活底色,书写人间冷暖。《外交风云》《老酒馆》《都挺好》《小欢喜》《破冰行动》等一系列优质作品,赢得口碑与收视双丰收,为中国电视剧高质量发展书写新的篇章。

2019年,伴随资本泡沫逐渐退潮,价值输出和品质呈现成为一部电视剧优劣的考量标准,高质量意识更加深入人心。随着传播技术的进步,观众观剧习惯变化,对优质内容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守正创新成为练就核心竞争力的必由之路。

张国立、马思纯合作演绎的《继父》则聚焦阿尔茨海默症,改编自电影《回家过年》,讲述了兰兰失手杀死了继父的女儿红红,被判入狱,16年后回到家中却发现物是人非,继父也早已记不清自己是谁。《继父》将社会对阿尔茨海默症病人的忽视,对空巢老人关爱的缺乏,一一通过剧情铺陈开。

除了功成名就的戏骨,《巅峰对决》中也不乏演技惊艳的跨界演员,例如李宇春成功书写了她演员的身份。李宇春首期在《无名之辈》中操着一口四川话,因高位截瘫坐着轮椅,一心求死的马嘉祺一角,真诚且有灵气的表演让李宇春成为最大的“黑马”。该角色原主演任素汐在微博毫不吝啬地夸奖“好厉害”,“莫谦虚”。而此后李宇春在《说法》(原《秋菊打官司》)中挑战巩俐的秋菊一角,凭借与原版完全不同的颠覆性表演再次惊艳众人;《滚蛋吧!肿瘤君》中熊顿一角虽然一度让李宇春深陷绝望,但最终她仍将身患癌症却笑对人生的乐观心态,以及对家人的不舍与愧疚,通过细腻的表演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些作品中,一些优秀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生动展现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彰显饱满的爱国精神和信仰力量,比如聚焦革命烈士方志敏人生的《可爱的中国》,艺术化讲述遵义会议的《伟大的转折》,展现新中国外交事业筚路蓝缕的《外交风云》等。一些年代剧在对历史的回溯中寻找与新时代的精神契合点,比如讲述科研工作者扎根戈壁为祖国制造“两弹一星”的《激情的岁月》,新中国电力机车人毕生奉献的《奔腾年代》等。还有一些作品以平凡人的故事折射时代变迁,比如聚焦都市生活的《遇见幸福》和展示物流行业发展的《在远方》,军旅剧《空降利刃》《陆战之王》真实呈现当代军人的新风貌,歌颂了新时代的奋斗精神。

曾有业内人士评价,《巅峰对决》是当下演艺圈最高规格的斗秀场,同样也是艺术与现实主义相互观照的舞台。据悉《我就是演员》下一季或将回归过去的导师+演员模式,“真正寻找中国最会演戏的人,我觉得这仍是《我就是演员》的核心,也是我们往后的发展方向。”

“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她对表演有很大兴趣。”吴彤透露。他第一次遇到李宇春是她在后台主动打招呼,表示自己是看过《我就是演员》总决赛最后的谢幕才认出他,“一般观众看完总冠军就换台了,但春春一直在关注这档节目,而且很有仪式感,才会留意到这些。”在吴彤看来,李宇春是很单纯的演员,从不挑角色或抢戏份,在排练时也非常拼命。例如《滚蛋吧!肿瘤君》因剧本多次修改,李宇春本可以选择其他的片段,但她表示“不管好与不好,被骂我也要上台表演,不能让节目组开天窗。”除了李宇春以外,节目组还请到歌手杨坤挑战《老炮儿》中冯小刚饰演的六爷。虽然这是杨坤的演员首秀,但连一针见血的李成儒都称赞“真的比冯小刚有样儿”。

主旋律创作要走出惰性,在艺术表达方式上大胆创新。“人物生动、故事精彩、节奏紧凑、桥段新颖,是作品好看的硬指标。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人物形象的塑造,创作人物时一定要避免概念化、脸谱化、符号化,要将角色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让普通人感知英雄的内心,理解他们的艰难与伟大,这是创作重点,也是创作难点”。《老酒馆》导演刘江表示。

既源于生活也要高于生活

惠英红在节目中再现“武打女皇”的风采,出演《卧虎藏龙》片段并自编了一段武打与独白相结合的“拳舞”;与倪萍合作电影《相亲相爱》的片段《长辈》。此外,张国立的《一九四二》《继父》,刘晓庆的《武则天》《垂帘听政》,秦昊的《如父如子》《天下无贼》等片段也均成为经典的“演技教科书”。

这一年,新的创作手法、新的题材、新的视点、新的价值,成为电视剧创新的多种维度。主旋律题材向年轻态、多元化转型,呈现一种可贵的创新精神。盘点86部献礼剧会发现,题材更多元,人物更生动,对观众触达也更深入,主旋律成为真正的“全民性”作品。

2019年,《都挺好》《小欢喜》等剧的成功播出,激发市场对话题类现实题材剧的关注。今后创作中,需要警惕对现实话题的过度开发、把握好创新的尺度,既精准聚焦现实又避免艺术失真。

该节目总导演吴彤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神仙打架”可以让观众看到演员的更多可能性,同时也提升大众在表演艺术上的审美能力,“本季演员的起点很高,表演也非常专业,而且拥有了自己的表演规律和方法。观众欣赏多了,会更加懂得真正的好表演究竟是什么样的。”

深入生活始终是出好剧的基础。在今天,如何抓住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在展现生活画卷的同时,精准把握现实生活矛盾,呈现诗意的闪光和人性的温度,塑造独特的人物形象,提炼具有说服力的主题,真正体现时代脉搏的跳动,是创作者要面对的课题。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既要源于生活也要高于生活,贴得更近也要想得更深、走得更远。现实生活永远是丰富、驳杂、深广的,时代总会以特定的旋律汇聚成主潮。只有深入探究、精准提炼、把握主流,找到艺术化表述方式,才能真正表现出新时代生活的典型性,创作出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精品力作,在中国荧屏上留下典型人物形象的同时输出思想价值。这尤其考验电视艺术工作者的社会担当和艺术功力。

例如李宇春、梁静曾在节目中共同出演《中国姑娘》的经典片段,李宇春挑战女排球运动员角色,回忆女排夺冠的感人时刻。李宇春与梁静哭着唱国歌的瞬间打动了在场观众。